Inbar
新闻

目录

周桂新丨文心所至 废竹可镂

竹人竹事
16Aug

【竹人竹事 第30期】


一根竹子,在艺术家手中有演绎出一万种美好的可能。

一段废弃的竹材,有没有可能被赋予新的价值,甚至超越竹子的精华部分?

东阳一位70后民间工匠,怀一颗文心,凭一腔创意,用废竹雕镂的艺术品颠覆了世人对竹雕的传统印象,被誉为“文心雕竹”。

△ 周桂新

8月6日,东阳中国古建城三分堂艺廊,一段段竹枝和竹根起舞弄清影,清丽出尘的身姿,一改传统竹雕拙朴浑厚的模样。竹材既有的柔韧张力,在雕刀下发挥到极致。于是,一茎荷花、一缕水草,都有了飘逸超迈的韵味。

七八个系列的竹雕作品,完整地展示了周桂新从艺以来的心路历程。“从这百余件竹雕作品里,你可以看到我的技法是传统的,题材也是传统的,但构图造型和表现形式努力在突破传统。我在竹雕领域的这种探索,就是为了给竹雕艺术打上东阳烙印。”

从根到叶

美是柔弱胜刚强

竹雕,传统上称竹刻。从雕刻材料细分,可以分成竹雕(刻)、竹根雕和翻簧雕三大类。周桂新主要创作竹根雕,雕镂的主要对象是深埋于地下的竹根。

“根是竹子最坚硬的部分,它可以突破地下的重重障碍,包括土、石以及其他植物的根系。这种地下的生存环境也造就了竹根千姿百态的形象,给了艺术家创作的想象空间。”所以,从艺20多年来,周桂新在竹材的选择上是舍其枝而取其根。寻常的竹竿还可以用作竹编材料,而那些旁逸斜出的竹枝和轻盈脆弱的竹叶,几乎只有一种命运:废弃。

可是,见多了同行的竹根雕,而自己也在竹根上用了十八般武艺,把东阳木雕的雕刻技法融入竹根雕并开创出一片新境后,周桂新发现自己进入了创作“瓶颈”,他开始审视这些“弃儿”。“创新包括技法的创新、材料的创新。我在技法上已有了创新尝试,能不能拓展材料的范围?”他把目光转移到竹枝上,发现这些从竹节处生长出的枝条,有种独特的线条张力。

因为构图需要,周桂新经常会阅读经典图集,“线条是中国画艺术的精华,也是独立于西方雕塑块面艺术之外的独特体系,而它在竹材上最鲜明的外现就是竹枝。”在他看来,竹枝就是线条的表现,而那片片匕首样的竹叶,就像画家随意挥洒的撇捺。

这些竹枝,最直观的映射,该是树吧。无数次坐车或者自驾,车窗外掠过的成片树林无法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但广袤原野上一棵茕茕而立的大树,就像一幅剪影,深深嵌入脑际,让人体悟了孤独的滋味。

在这些古典与现代艺术叠加的印象驱使下,周桂新着手研究这些竹枝。对竹枝经过漂白、剥皮、去节等系列处理后,他依照民间篾匠的方法,用文火烘、用手指绕,让竹枝劲直的线条,变得弯曲柔媚,转化成了参天大树上的枝条。而那一片片竹叶也被巧手剪裁,变成了豆粒般大小的树叶与米粒般大小的花朵。刹那芳华,遂成永恒。

然而,再千变万化,也只局限于树的影像。有风吹过,静默不语。这种充满哲理的意境,是否还有更多的外延?于是,剪一羽蝴蝶附于“叶”上,可寻穿树影,难觅宿花踪。雕几只猴子攀于“树”上,袅袅啼虚壁,萧萧挂冷枝。高古清冷的一棵树,遂有了盎然生机……

没有任何背景衬托,极少雕镂加工,从干枯的竹枝与竹叶中“生长”出来的一棵棵树,却拥有了侘寂之美与无限禅意。“它不同于传统竹雕的纯粹写意或者写实,它就像中国画的小写意,更多的体现了空灵之境。”周桂新感慨而言,这组竹雕的创作,让自己理解了中国画的虚实关系,更明晰了竹雕艺术也可以有空静之美,“从竹根的至刚,到竹枝的至柔、竹叶的至脆,再次证明了‘柔弱胜刚强’。”

是的,柔性的创意,有时候胜过硬性的技法。

从大到小

美是方寸纳大千

传统的竹雕,体形都依竹根大小而定,最小亦有一拳。

展厅内的竹雕,大者宽米余,小者亦盈尺。一幅《红楼群芳图》,就是将一根长1米余的竹根对剖为二,作为平面,分别雕刻。一组《江南农家》,用百余件竹根雕人物和器物组合而成,反映东阳本地的传统农耕生活,组合之后长达13米,占用了一间展厅。

别有洞天开新意,珍爱芥子造宝物。

开展仪式曲终人散后,周桂新掏出一组竹雕:体量若打火机,草虫精微可见。

这组“草虫印章”系列竹雕,又是下脚料里开出的奇葩。

每次选材时,那些发黑的竹根都会被捡出来用于“烧镬孔”。偶然的机会,周桂新在下灶时劈开这些竹根,发现里面大有玄机:“竹根之贵,在于病态结构。这些竹根里不乏身姿清奇者,譬如弯曲对折以致粘连者,至丑至美,但因大片黑斑影响了整体美感,在创作常规作品时被舍弃。”他拿起柴刀随意地横向劈削,捡出横截面结构最奇特的部分,“不难看出这些部分都是竹子过度弯曲造成的弧形,长不过数寸。”这些弧形构造,在他日复一日的审视下,逐渐如叶如蝶,如瓠如匏,如藤如萝……草虫印章的构思,就此跃然而出。

较之剜肉挑筋式的传统雕刻,在这些病态的竹节截面上,周桂新更多的是随形赋意,尽量保其本真。“通过对竹节的打磨与线条的修饰,突显瓜果豆荚的形状。竹节上天然的斑纹与肌理,与瓜果类似,发黑的部分可以处理成瓜蒂或者是昆虫。”很多时候,周桂新就拿着铅笔,在这些废料上一笔一划地打稿修改,直至整体构图与竹节构造高度契合。

于是有了这组萌态十足的草虫印章:横卧的玉米棒上,一只螽斯在悠闲小憩;肥胖的茄子上,一只呆萌的瓢虫正奋力跳跃;根须寥寥的萝卜上,一只促织正趴着吸吮汁液……最令人拍案称奇的是,一节干瘪至发黑的豆荚上,左右分别挂着三节白豆荚,向死而生的哲思,尽在不言之中。

“虽然竹材很廉价,但它也是大自然的产物,对它们也须怀有敬惜之心。”周桂新说,正是这份敬惜之心,让自己收获了让废弃竹材“起死回生”的力量。

须弥芥子,大千一苇,在这些萌萌的草虫印章上得到了印证。而无际无涯的创意,正是将须弥纳入芥子、大千寄于一苇的“神通法力”。

“周桂新的竹雕已至出神入化之境,竹材在他手中被赋予了令人耳目一新的美感,这就是创新的力量。他的竹雕艺术也证明了东阳木雕在雕塑领域具有广泛的延伸力,只要融会贯通了东阳木雕的精髓,材料不是障碍。”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木雕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张玉海称赞周桂新竹雕艺术让人见识了创意的力量,“他的竹雕既有生活气息,更具文化韵味。文心所至,废竹可镂。传统工艺美术的创新创意,其力量源于对文化的研习。”

在2014年浙江省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上,周桂新的禅意竹枝雕系列作品获得金奖,并于今年赴香港展出。

“模仿缘于以逐利为目标的生物本能,创新却是缘于超越自我突破传统的主观能动。我在竹雕艺术上的这两项探索,正佐证了罗丹的话:美无处不在,生活中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这位41岁的艺术家真诚地说,对美的发现力,正是工匠的创造力所在。(作者:吴旭华   编辑:东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