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 际 竹 藤 组 织

国 际 竹 藤 组 织

国际竹建筑双年展操盘手

新闻

国际竹建筑双年展操盘手

龙泉宝溪乡在浙江南部却靠近福建,是个偏僻的山村。著名艺术家、策展人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葛千涛,用几年时间,做了一件让建筑师和竹研究者为之震撼的大事:创造了国际竹建筑双年展的品牌。

融入竹乡文脉

葛千涛以竹为媒介、举办国际竹建筑双年展的想法萌发于2009年。他看过多次在许多大城市举办的建筑、艺术类的双年展。他认为,目前在世界各地举办的双年展,大多是概念化的形式,展示的作品基本上是放在一个“盒子”里的建筑模型,由于建筑的“非在地性”,其学术价值因抽象而模糊。

他没有简单地抱怨,而是反复思考如何改变这种局面。他和建筑师扬旭反复讨论,策划了以自然材料“竹”为媒介、以村落为空间的“在地”的建筑实践。与常规双年展的“临展”方式所不同的是,竹建筑双年展从创建之初,就融入了村落的文脉、肌理,成为村庄的一部分。

葛千涛努力将“在地”设计与村民生活融为一体,共建魅力竹乡。如今,这个已经落成的竹建筑社区,在岁月流逝和自然变化中,呈现着竹建筑旺盛的生命,以竹为载体,营造出了具有文化内涵的乡村社区,充分展示了人与自然、人与建筑、人与环境的互动关系。

迎接严峻挑战

要把想法变成现实,到处都面对着挑战。

上海至龙泉约500多公里。从龙泉至宝溪乡64公里,加在一起即便开车也需要九个半小时。四年多时间里,他来回跑了100多趟。从龙泉至宝溪的山路,颠簸、狭窄而曲折,晕车是常态。每逢下雨道路湿滑开驾车非常危险。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

比这更困难的是,如何说服当地人理解竹文化的内涵。由于独特的地理环境,当地人的思想较为封闭。在他们眼里,竹子就是用来搭建脚手架、盖鸡棚、做筷子用的,搞什么竹建筑、办什么双年展呢?他耐心地说服村干部和乡亲们,给他们描绘美好的前景。在世界范围内,几乎找不到任何可以参照的类似这样的“成功案例”。他认为,要创新,有人质疑很正常。但他相信,时间将见证一切。

一般的国际双年展,展示之后就全部拆除了。而当地则希望双年展的竹建筑能一直保留下去。如何让国际竹建筑双年展作品真正做到“在地”,是他必须面对的挑战。

对于乡土建设而言,最重要的是试图寻找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径,一种“在地”的可以链接传统与未来的路径。宝溪乡盛产竹。竹就成为了葛千涛及团队进行乡土建设的重要载体,也自然而然地构筑起了他们与建筑师、建设者、原住民的心理默契和精神纽带。

重塑竹乡魅力

经过努力运作,来自世界各国著名建筑艺术家的竹建筑作品已经落成。宝溪乡的竹乡魅力,展现在了世人眼前。

国际竹建筑双年展,是由来自8个国家的11位国际级建筑师设计,共同打造出的一个中国的当代乡村。营建过程中就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参观人流,有建筑师、设计师、院校,开幕后适逢国庆长假毎天参观人数破万。国际竹建筑双年展是一个永不落幕的双年展,由专业团队运营。2016年,葛千涛邀请国际竹藤组织成为了双年展的联合主办方。国际竹藤组织全球竹建筑项目协调员刘可为说:“葛先生所策划的此次双年展,不仅对INBAR成员国,乃至对世界竹建筑技术和文化的交流和发展,都将发挥独特而长期的影响和作用。”

“在地”的竹建筑双年展,无论从形式还是到内容,彻底颠覆了以概念为主体的展览模式、以城市而核心的双年展形式。它因地制宜,就地取材,通过对“在地”认识、梳理、总结,以“在地”设计,重新构筑起当地人对自身文化的再认识。

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阮仪三先生称赞:竹建筑双年展的影响无可限量。丰富的景观创造了很好的艺术天地,同时与生活密切相关。这正是双年展的魅力所在。

这个没有围墙的“社区”与传统村落隔溪互动,历史与文化、当代与传统、时尚与乡土在此交汇,这一创新的乡村聚落形式,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来此游学、观光、驻村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