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 际 竹 藤 组 织

国 际 竹 藤 组 织

蓝厅话竹 | 世界遗产 中国竹韵(二十一)——丝绸之路

新闻

蓝厅话竹 | 世界遗产 中国竹韵(二十一)——丝绸之路

2014年6月22日,“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其中中国境内有张骞墓等22处考古遗址、古建筑遗迹。

丝绸之路上,有一座历史丰碑——张骞。《史记》载,张骞曰:“巨在大夏时,见筇竹杖、蜀布。问曰:安得此?大夏国人曰:吾贾人往市之身毒。”“以骞度之,大夏去汉万二千里,居汉西南。今身毒国,又居大夏东南数千里,有蜀物,此其去蜀不远矣。”正是“筇竹杖、蜀布”启迪了张骞,才“凿空”了西域。《山海经》载:龟山“多扶竹”。郭璞《注》:“筇竹也,高节实中,中杖也,名之扶老竹。”笻竹的最大特点就是“高节”。张骞出使西域,为匈奴所得,“(匈奴)留骞十余岁,予妻,有子,然骞持汉节不失”(《史记》)。《说文解字》:“节,竹约也。”段玉裁注释说 “节”,指符节,是用竹木制成的杖形物品,作为古代的一种身份凭证。也正是张骞至死不渝的民族气节,成为丝绸之路的开拓者。

丝绸之路上,有两位著名人物——刘彻、玄奘。刘彻,汉武帝,在未央宫授予了张骞汉朝使者的符节,才有了张骞的“凿空西域”。汉武帝是中国竹的一位重要推手,他视竹为重要战略资源,不仅广泛运用于西汉时期武器制造、防洪治水,还是书写材料和信物凭证制作的物资,故《史记》有:“渭川千亩竹……皆与千户侯等”的记载。他推崇儒家重视礼节,国宝级文物“鎏金银竹节铜熏炉”便是见证。该文物是未央宫最重要的一件出土器物,竹节形的柄分为五节,节上还刻着竹叶。专家认为竹节并不是简单的装饰,而是天子的象征。他痴迷“竹宫”求仙。竹宫就是汉武帝建造的礼天场所,《汉书》:“天子自竹宫而望拜。”《汉旧仪》“竹宫去坛三里。”《三辅黄图》:“竹宫, 甘泉 祠宫也,以竹为宫,天子居中。”如今,竹宫已演化成一种文学意象。

玄奘,唐代高僧,历经十七年西行五万里,到达那烂陀寺取得真经。馆藏日本东京博物馆的宋代《玄奘三藏像》显示,玄奘西行时装经书和行李的背架,是由竹竿和竹编制作而成。《大唐西域记》记载:佛陀伐那山“林竹修劲,被山弥谷。其先有婆罗门,闻释迦佛身长丈六,常怀疑惑,未之信也,乃以丈六竹杖,欲量佛身。恒于杖端出过丈六,如是增高,莫能穷实,遂投杖而去,因植根焉。”迦兰陁“以大竹园施诸外道。及见如来,闻法净信,追惜竹园居彼异众,今天人师无以馆舍。”“竹林园西南行五六里,南山之阴大竹林中有大石室”,“城东北不远,大竹林中伽蓝余趾”,从而进一步阐释了佛陀“竹林精舍”的渊源、布局和功用,对竹子融入中国佛教,尤其是竹林寺的兴盛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丝绸之路上,有三类国之瑰宝——竹简、竹笔和竹管。阿斯塔那唐代墓葬出土《树下美人图绢画》中的竹林,表达了吐鲁番贵族对竹子的的仰慕;新疆且末县扎滚鲁克西汉墓出土的残竹片,经拼合后推测为竹杖;欧洲史书记载有人密藏蚕卵于竹杖,开启了欧洲蚕业;竹筷、竹管火器、灯笼、竹蜻蜓、风筝等竹器,也都随着丝路经阿拉伯传到了欧洲。但是,丝绸之路上最闪亮的当属竹简、竹笔和竹管三类国之瑰宝。

1901年,斯文·赫定在楼兰古城发现了12枚汉文木简,揭开了简牍出土、整理和研究的新纪元。敦煌悬泉置和马圈湾烽隧等遗址出土的汉简虽多为木简,但仍有少量竹简;武威磨咀子汉墓出土了9篇《仪礼》竹木简和“王杖十简”,以及车马竹槽、竹辐,栻盘竹轴、竹珠,竹篮、竹钗、竹圈等;麦积山石窟附近的放马滩秦墓出土460枚竹简、21枚竹条算筹和竹席等,竹简上字迹清晰,古隶体书写,每简25~40字。

竹笔,是以竹子为材料制作的书写工具,包括竹质毛笔和竹梃。悬泉置不仅出土了竹木漆器、筷子、竹席等,更有竹质毛笔4枝,其中2枚保存较好,通长24.5cm,杆长22.3cm。马圈湾遗址出土毛笔一件,竹制,前端中空以纳笔毛,通长19.6cm、直径0.4cm。放马滩也出土竹质毛笔及笔套4件,呈双筒套,每根竹管中间开口镂空,同时可插入两支笔。竹梃,竹质硬笔,新疆柯尔克孜千佛洞壁画中有手持竹笔书写的人物图案,武威张义堡西夏遗址和敦煌汉代高望燧遗址,也都先后出土了类似的竹质硬笔。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唐•王之涣)“更吹羌笛关山月,无那金闺万里愁。”(唐•王昌龄)羌笛道出了边关将士们浓浓的思乡之情。羌笛为竹管乐器,是西北边疆富有地方色彩的乐器。胡人卷芦叶为笳,“文姬归汉”后传入中原,改为芦叶为竹;笙以竹为管,是石窟壁画中常见的乐器,经丝路传到波斯,1777年法国传教士阿米奥又将笙传到欧洲,促进了管风琴簧片拉手的改进,以及风琴、口琴和手风琴风等自由簧乐器的产生。敦煌154窟中的《报恩经变之舞乐》中,就有排箫、笛、竽、箫等众多竹制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