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 际 竹 藤 组 织

国 际 竹 藤 组 织

蓝厅话竹 | 世界遗产 中国竹韵(十八)——杭州西湖文化景观

新闻

蓝厅话竹 | 世界遗产 中国竹韵(十八)——杭州西湖文化景观

雁齿小红桥,垂檐低白屋。

​桥前何所有,苒苒新生竹。

皮开坼褐锦,节露抽青玉。

筠翠如可餐,粉霜不忍触。

闲吟声未已,幽玩心难足。

管领好风烟,轻欺凡草木。

谁能有月夜,伴我林中宿。

为君倾一杯,狂歌竹枝曲。

公元823年,时任杭州刺史的白居易写下了这首《题小桥前新竹招客》,清新高雅、青翠欲滴、生机盎然的西湖修竹呼之欲出。

到了宋元,陆游笔下的西湖已是“锁千梢修竹”。不信,有诗为证!陆游《游西湖》:“丝竹悲激杂清讴”、“青梅苦笋助献酬”、“百钱自挂竹杖头”。”喻良能《西湖十绝·萧萧竹径》云:“萧萧竹径细通幽,小刹明窗瀹茗瓯。”朱敦儒《吴越东风起》曰:“扇边寒减,竹外花明。”张炎《想西湖》说:“又款竹谁家,远思愁□庾。”杨万里咏“却忆西湖湖上寺,梅花如雪竹如云。”“纸落云烟看醉旭,气含蔬笋薄僧殊。”白玉蟾曰“粉墙围住万竿竹,白凤飞来枝外宿。”李石有“竹篱茅舍逢春日,乐得梅花带雪看。”元代,关汉卿说《杭州景》:“松轩竹径”、“竹坞梅溪”,杨载《暮春游西湖北山》云:“绿畴桑麦盘樱笋”,以及仇远“青青竹笋白白鱼”,钟嗣成“竹下泉声细”,任昱“疏竹交加”,卢挚“娇殢传杯竹叶春”,贯云石“竹风过雨新香”等,咏西湖竹诗俯拾皆是。

明清,袁宏道咏虎跑泉“竹林松涧净无尘”云栖“篮舆行竹树中”,张京元说龙井“修竹琅琅”,王思任曰净慈寺“岩竹支僧阁”、西湖“笋舆幽讨遍”、“是泉从竹护”,王稚登言孤山“松映轩窗竹映关”。张岱说北高峰“竹木云蓊,郁郁葱葱。”冷泉亭“夏月乘凉,移枕簟就亭中卧月,涧流淙淙,丝竹并作。”紫云洞“竹木掩映”,小蓬莱“苔斑解竹箨”,岣嵝山房“寺僧刳竹引泉,桥下交交牙牙,皆为竹节……山上下多西栗、边笋”,玛瑙坡“艺竹得泉”,青莲山房“多修竹古梅。”泛舟西湖,“弱管轻丝,竹肉相发……篙击篙,舟触舟……杯箸安,竹肉发。”西湖香市,“丝竹管弦,不胜其摇鼓颌笙之聒帐;鼎彝光怪,不胜其泥人竹马之行情。”西湖犹如繁华秀美的江南竹乡,竹乡风景、竹乡生活、竹乡风情绘声绘色,栩栩如生。

直至民国,西湖竹乡依旧。傅红薇《西湖一勺》写道:三潭印月“竹径生凉”,“十亩荷花三径竹”,“至刘庄,为水竹居……花竹森列。”“招贤寺,联曰:微雨撒花一点泪,淡烟笼竹一堆愁。”葛荫山庄“一联云:几堆竹素,二顷梅花。”杨庄“修篁引凤”,“买得一竹枝,付铜元八枚,钓得小鱼三尾。”中天竺至上天竺“唯一路修篁”,上天竺入寺门处“纫得天竺箸”、“小蟋蟀笼、香篮之属,价甚廉。”高庄“其傍修篁千个,交复重掩,暑气不侵,”烟霞洞有诗曰“长记斋厨蔬笋吟”,龙井有诗曰“修篁古径重温存”。孙福基《十年春假杭游记》也写道∶北高峰“旋复回景晖亭而赴韬光,筠篁夹植……沿途水自竹笕中曲竹下流,其声琤琮,宛若丝竹,因名‘韬故泉’……经紫竹林,入内稍视,有竹一方,色紫而细。”而石克士笔下,黄龙洞“甬道两旁修竹蔽天,一望无际,春笋怒茁,尤可把玩”。

“海山兜率两茫然,古寺无人竹满轩。白鹤不留归后语,苍龙犹是种时孙。两丛恰似萧郎笔,十亩空怀渭上村。”(苏轼《竹阁》)苏白二人跨越数百年,在孤山竹阁不期而遇,产生了共鸣。明•华幼武也曾说:“君不见,白乐天,重言养竹比养贤。又不见,东坡诗,无竹士俗不可医。”毫无疑问,因为白居易和苏东坡,西湖才能如此光彩夺目,修竹才更加韵味独特。

竹阁,白居易率众治理西湖所筑。《湖山便览》载:“竹阁,旧在柏堂之南。白乐天在郡出游,每偃息其间。”《咸淳临安志》还说:“小阁多植竹,白公(居易)每偃息其间,遂以名。”可知,当时此阁叫“多植竹”,因白居易喜竹,并广植翠竹,故名。白居易常来此休憩、吟诗。“晚坐松檐下,宵眠竹阁间。”(《宿竹阁》)“小书楼下千竿竹,深火炉前一盏灯。”(《竹楼宿》)“数篇对竹吟,一杯望云醉。”(《郡中即事》)渐渐的,人们将“多植竹”改称为竹阁。竹阁也因此成为西湖宝贵的文化遗产,引来多少文人墨客驻足瞻仰,吟诗作画。如今,竹阁已重新复建,用于西泠印社展览之用。

竹诗,苏轼赠予西湖的文化瑰宝。在《于潜僧绿筠轩》他留下了“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令人俗。”追忆西湖处士林逋,又写下了“江头千树春欲暗,竹外一枝斜更好”等不朽诗句。在《西湖寿星院此君轩》,苏轼“卧听谡谡碎龙鳞,俯看苍苍立玉身。”说《寿星院寒碧轩》“清风肃肃摇窗扉,窗前修竹一尺围。”还写下“柏堂南畔竹如云,此阁何人是主人。”“想见青衣江畔路,白鱼紫笋不论钱。”“竹马异时宁信老,土牛明日莫辞春。”“想喝直径相找,夜间开丛竹轩。搜寻到竹箱,鲜酱不复存在”等诗句,西湖之竹自有一番生活情趣。

朱竹,苏轼赠予西湖另一份文化遗产。任杭州通判时,苏轼在案堂上用朱砂当墨画起竹子,正当人们疑惑墨竹为何要用朱砂来绘制时,苏轼说道:“世间无墨竹,既可以用墨画,何尝不可以用朱画?”由此,苏轼被尊称为朱竹鼻祖,也开启了后世的朱竹之风。如今,杭城人民在苏堤南隅建起了苏东坡纪念馆,其景观设计以竹景为主,处处彰显出苏东坡的高凤亮节和“此君”气度。

白居易、苏东坡等文人墨客的“浓妆淡抹”,西湖之竹有了西湖群山舒展典雅、青翠欲滴的秀丽,亦有柔中带刚、双峰插云的气势;有了西子湖水恬静温柔、水光潋滟的平和,也有空蒙山色、有容乃大的气度;有了西湖人文“湖畔赠伞”、缠缠绵绵的浪漫,也有天竺添筷、多“增口福”的平凡。据统计,目前西湖风景区内有竹种13属60多种,竹林总面积约164 hm² ,景观斑块826个,有竹海烟云、竹径通幽、粉墙竹影、竹石小品、移竹当窗等多种园林技艺,印证了世界遗产委员会的评语:“西湖是对天人合一这一理想境界的最佳阐释,是文化景观的一个杰出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