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 际 竹 藤 组 织

国 际 竹 藤 组 织

蓝厅话竹 | 世界遗产 中国竹韵(十)——大足石刻

新闻

蓝厅话竹 | 世界遗产 中国竹韵(十)——大足石刻

大足石刻于1999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展示的是唐宋年间中国石窟艺术风格及民间宗教信仰,有着鲜明的民族性和生活化。自然而然,竹子也就栩栩如生地呈现在石刻上,诉说着千年前巴蜀人民与竹子的不解之缘。
“吹笛女”无疑是石刻里最美丽动人的,那丝绸般的身姿与弧线型的竹笛完美组合,让人陶醉。据考证,吹笛女名旃遮摩耶,一身村姑打扮,头戴纱巾,梳着双辫,从型制上看双手持的应该是筚篥。因为当地民间筚篥与竹笛不分,这尊著名的代表造像便有了“吹笛女”的美誉。篦篥,一种古代管乐器。宋陈旸撰《乐书》中说:“筚篥,一名悲篥,一名笳管,龟兹之乐也。以竹为管,以苇为首,状类胡笳九窍。” 细看“吹笛女”之筚篥,竹节突出,节间光滑而修长,毫无疑问是竹制。
优美动听的笛声,一定是庄子笔下的“竹籁”或“天簌”之音。否则,对面七重栏楯的七根莲花柱上,七位天国乐童怎会沉醉在这天乐意境之中,合着旋律或横笛吹奏、或手持拍板、或吹箫击鼓?否则,对面“独照图”中的老牧人,怎会随意席地而坐,以短短的、直直的竹笛合着,远离红尘所累,超然物外,心旷神怡?回响在山谷林间的,或许就是大唐盛世的民乐合奏——大足竹乐。
能与“吹笛女”媲美的唯有最美雕塑“养鸡女”了—— 一位美丽、善良、淳朴的农家女。她发髻双挽,笑容灿烂,正掀开鸡笼,鸡争相出笼。而牧牛图中的“初调图”,牧童身背斗笠,右手举鞭,左手牵缰绳,极富情趣。同样在释迦弟子阿难入城化缘的塑像中,一位乞丐用簸箕挑着双目失明的老父母沿街乞讨,孝心着实天地可鉴。还有“远行忆念恩”片段,儿子背着褡袋,扛着竹伞,即将远行。父母拄着竹杖,叮咛嘱咐,依依难舍。鸡笼、斗笠、簸箕、竹伞、竹杖等竹制品,都是我国竹区重要的生产、生活用具或工具。看着石刻里竹制品光滑的竹篾、精巧的造型、高超的技艺,不禁为古代巴蜀人民的竹编工艺而赞叹。
“猫捉老鼠”是一组非常有趣的雕塑。解说词说:猫欲擒鼠,鼠跃竹梢,猫心有不甘,等之。这一等就是千年。佛曰:老鼠你笨呀,何苦等千年,早入轮回多好;猫你也笨呀,老鼠那么多,何苦痴等这一只。这幅画与明•朱瞻基的《一笑图》有几分相似,只不过是竹在上,犬在下,构成“笑”字。可大足石刻要用竹、猫和鼠来表达怎样的主题呢?竹与佛教结缘,始于印度佛陀时代的“竹林精舍”,石刻上的竹或许象征着佛法。鼠在竹上,佛法护身,轮回在即。竹下猫,组合成“猫竹”两字。《广群芳谱》载:“猫竹,一作茅竹,又作毛竹”,为我国面积最大、用途最广的竹种。猜想归猜想,但作品却是真真实实,惟妙惟肖,其中一株竹子还拦腰折断,断口处残存着枝叶呢!
“广大宝楼阁”造像是大足石刻里写竹最精彩的。《广大宝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说宝髻、金髻、金刚髻三仙禀信佛法,死后在埋骨的地方生出三根竹子。十月后,竹内各生一童子,于竹下成等正觉,三根竹子变成三所广大宝楼阁。再看造像,三仙横排并坐,于竹下结跏趺坐,外禅内定,进入虚空法界。头上分别三棵高大的竹子,翠绿扶疏。竹中各生有三童端坐,竹梢直通广大宝楼阁。大足石刻入选世界遗产三条标准之一就是佛教、道教、儒教造像能真实地反映当时中国社会的哲学思想和风土人情。从这个意义上讲,“广大宝楼阁”塑像堪称是佛教与中国竹融合的典范。一是释迦摩尼的“竹林精舍”在这里得到了传承,一枝一叶仿佛都写着“青青翠竹,尽为法身。”二是把西南地区广为流传的“竹王传说”植入了佛教,正所谓“三节大竹流入女子足间……得一男儿。”三是融合了源远流长的竹图腾崇拜,“仙人”涅槃变成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