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 际 竹 藤 组 织

国 际 竹 藤 组 织

蓝厅话竹 | 世界遗产 中国竹韵(十五)——福建土楼

新闻

蓝厅话竹 | 世界遗产 中国竹韵(十五)——福建土楼

福建土楼,“体现了聚族而居之根深蒂固的中原儒家传统观念”“与山水交融、与天地参合,是人类民居的杰出典范。”世界遗产委员会如是说。
竹文化,黄河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深刻影响着流域内人们的生产生活以及人文精神。当世代居住在黄河流域的中原人背井离乡,迁徙到粤闽赣后,逐渐融入当地,成为特殊的汉族民系——客家。粤闽赣地域浩瀚的竹海,更是让客家人如鱼得水,故土的竹文化情结与当地的丰富竹资源相得益彰,将客家竹文化演绎到了极致。福建土楼里的竹,便是其中一颗耀眼的明珠。
竹林竹丛,土楼周围的优美风景。“前榕后竹”,客家的一句俗语,说的是客家人喜欢把榕树种植于村前屋前,竹子种植于村后屋后。客家人不会忘记中原地区淇水畔的“绿竹猗猗”、渭川的“千亩竹”和童子寺的“竹报平安”,自然不忘在土楼新家周围种竹育竹。它所折射的,是客家人对故乡的深情眷恋,是在异乡的随遇而安,是祈盼中的吉祥平安。故此,无论是永定土楼、还是南靖、华安土楼,周围往往竹海摇曳、竹影婆娑。有时,竹鞭还会穿透土楼墙基,在天井里长出新笋,成竹成林,别有洞天。客家人甚至以竹名村,以竹名楼,以竹楹联。永定就有古竹乡,及黄竹、烟丹竹、竹兰、竹联、赤竹等村;南靖田中赋土楼群有竹林楼,永定洪坑的如升楼则因像客家竹筒米升而名;永定振成楼大厅楹联曰:带经耕绿野、爱竹啸名园。客厅楹联为:春托风生兰知领未,静无人至竹亦欣然。
竹片竹钉,客家土楼的建筑材料。墙体中放入竹片是土楼屹立不倒的密钥之一。土楼修到一定高度时,客家人会将竹片作为竹筋夹在土墙之中作为“墙骨”,两枋之间配置长长的竹筋拉结,是为“拖骨”,在糯米灰浆等的粘合下,构成牢固的整体。而土楼的木作构件采取自体榫合或竹钉固定。竹钉选用老竹头,削成六角形,用盐水浸泡,晒干后用文火放在锅里炒干,重复三次,使竹钉防腐防霉,增强硬度。竹,为骨为钉,客家人铮铮铁骨、坚韧不拔的气节呼之欲出。“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不由想起民族英雄,同为客家人的民族英雄文天祥。汗青,竹简也。
竹笋竹材,土楼人家的日常必需。春笋、马蹄笋、冬笋、笋干等,是客家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客家笋粄以米粉、薯粉等为粄皮,猪肉及竹笋等为肉馅,不仅美味可口,还带有浓厚的中原饮食文化烙印。客家笋干有分咸笋干和淡笋干之分,削笋、煮笋、漂笋、榨笋、干笋等环环相扣制成,客家人视其为山珍。毛竹、水竹、金竹等竹材,也是客家人的不可或缺。土楼内有箩筐,竹篮、竹筷、米筛、担杆、桌凳、竹床、火笼、竹帘、竹席、背篓、扫把,土楼外有摸栏、篱笆、竹栏、竹笕、竹桥、竹屋、竹亭、鸡笼、簸箕、竹耙,篷档、船篙和渔具,等等等等,可谓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它们造型质朴耐用,也印刻着中原文化的痕迹。
竹制器物,土楼人家的民俗记忆。客家的民俗文化丰富多彩,竹是活动中的常客。田螺坑土楼群总是次第亮起红灯笼,象征着团团圆圆、红红火火;连城姑田跑马灯,儿童跨着用竹子作骨架糊上纸的马,乐队伴奏,边演边唱,好生热闹;姑田游大龙,长长的竹笼绵延数里,大龙的骨架、龙棍等都是竹子,糊裱也用竹宣纸;闽西客家新娘出嫁时站在竹制米筛中换新鞋,以“过米筛”祈福未来;闽西客家十番音乐,因用丝、竹、革、木、金制作的十件乐器演奏而得名;“竹头生笋根连根,妹子同哥肩并肩,同登红榜戴花日,米筛上夹就团圆。”竹是客家山歌、竹板歌、竹片歌常用的意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