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 际 竹 藤 组 织

国 际 竹 藤 组 织

蓝厅话竹 | 源远流长的民族竹文化

20 4月 2021

公元3世纪,东晋名士王徽之在竹林深处喊出了“何可一日无此君”。1600多年后,英国人李约瑟博士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作出了“竹子文明”国度的判断。

时光荏苒,曾经的光环渐渐褪去,但却从未消失。中国39属500余种竹子和641万公顷竹林可以作证,《说文解字》里的152个竹字头文字可以作证,散落在典籍文物遗址古迹里的竹也可以作证,而以活态的形式融入少数民族的竹更可以作证!

△ 《竹枝图》倪瓒(公元1301-1374年)

△ 《竹枝图》倪瓒(公元1301-1374年)

在中国西南,有一个“竹王传说圈”,广泛流传着竹崇拜的传说故事,范围包括云、桂、川、渝、黔、湘、鄂等省区。在中国的西南,有一群群少数民族,将“竹王传说”的核心内容深刻烙印在日常的生产生活,以及生死病老、婚丧嫁娶等人间礼俗,和祭祀、姓氏、服饰、禁忌等民俗事象之中,涉及壮、苗、彝、侗、水、土家、布依、仡佬、仫佬、毛难等众多少数民族。

最早记载竹王传说的是东晋史籍《华阳国志》:“有竹王者,兴于遯水。有一女子浣于水滨,有三节大竹流入女子足间,推之不肯去,闻有人声,取持归,破之,得一男儿,养有才武,遂雄夷狄,氏以竹为姓,捐所破竹于野,成竹林,今竹王祠竹林是也。”而后,从范晔《后汉书》开始,又将竹王与夜郎结合在了一起。

从此,“竹王传说圈”成为人与竹和谐同乐的天堂。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创造出琳琅满目、美观实用的竹制品,演绎出丰富多彩的有关竹王与古夜郎国传说,还造就了虔诚的竹图腾崇拜、“以竹为姓”的民族、多样性的竹民俗、最典型的竹占卜等。它们是中国竹文化历史悠久的活化石,也是博大精深的浓缩版。

从此,“竹王传说圈”成为竹子研究的热土。林学家说这里是世界或者亚洲“竹子的主要起源地“和“分布中心”,考古学家说这里有中国出土最多的竹子化石,历史学家说这里或许是孤竹国后裔的迁入地,民俗学家说这里是中国民俗文化的“活化石”。

苍提笔之冲动油然而起。之所以说冲动,还因“民族的才是世界的”。通过挖掘各民族自的独特性和民族性,才能更好展现中国竹文化的世界性。但是,把一些众多少数民族共性的竹文化,分别到各少数民族来写,确实非常为难。本文将本着突出重点、史料为据,避免重复的原则,不周之处,敬请读者多多谅解。好在本人也身为少数民族一员,何况五十六个民族本是一家亲。

苍山洱海、风花雪月,身临这般世外桃源,自然就从白族开始,去探寻中国少数民族与竹子的不解之缘。

竹与白族

如果说大理是白族文化的发祥地,竹子则是白族文化的重要符号。竹对白族人民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是深刻的,其中最直观、最独特的非园林绘画艺术莫属。

△  白族

△ 白族居民壁画

白族自古就有种竹习俗。建新房要先在新址四角试种“定居竹”,竹成活说明能作宅基地。家庭成员每年都要种竹,几岁种几株。结婚要种6株“新婚竹”,小孩满月种2株“出生竹”,子女上学种4株“入学竹”,老人过世种与其年龄相等的“怀念竹”。有的村庄还有“酬竹”或“贺竹”的活动。除夕夜,载歌载舞穿行于竹丛或竹林,表示对竹的谢意。芒种日,全村集体“贺竹”,在竹林中边走边唱,以示对竹的敬意。如今,大理古城附近新建的民居几乎都种竹,或成片成群、或三五成丛,俗称“平安竹”。

建筑笔画是白族民居的一大特色,竹则是不可或缺的题材。无论是明清古建筑或新建民居,也无论主人偏好或居住何地,几乎每一幢房屋的壁画上必定有竹,所题词如“竹报平安”、“竹苞松茂”或“虚心有节”等都有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