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 际 竹 藤 组 织

国 际 竹 藤 组 织

乌干达印象(四)

新闻

乌干达印象(四)

我们在走進農民竹林地的途中,一路徒步经过他們田間,見到了这里的妇女在農田里辛勤劳动、開墾菜地,烏干達農村的男人一般不干活,都是女人干活,種地、擔水、什麼重活都干。

我在非洲其他國家也總看见非洲婦女她们把物件等東西都顶在头上行走,打聽后才知道在非洲是用頭頂東西的傳統習俗,可是沒有見到有驼著背的人,说是头顶物件脊梁骨不会弯曲,因为顶物的时候头和身体要保持一条直线,这样物件不会从头顶上掉下。在路上看見過孩子與大人一樣頭頂東西,這個鏡頭我在車上行進的時候沒有記錄下來(由於車上拍攝角度不對),有一位10歲左右的小孩頭頂一桶水,約15公斤樣子(這個桶可以裝下25公斤水的黃色塑料桶)。在農村他們一般水源是一個村落或者兩個村落一口井,傍晚時都在集中排隊取水,基本上是婦女和孩子,男人們都聚集在村口聊天或者酗酒。

我們原計劃在兩個月內完成一座8間客房的全竹結構建築,再建造多功能的全竹結構的接待中心(設計圖稿已經全部完成),由於竹子源的因素困擾了我們,還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使我們的計劃不得不放慢速度。

我們走遍了基索羅(Kisoro) Mgahinga Gorilla National Park 周邊有竹子的地方,還是很令人失望。我們到了十幾戶農民的竹林地,只有一家農戶的竹林管理了還可以(INBAR指導過),其他的根本沒有過管理。可想而知,管理過的竹林竹子生長良好,也可以達到我們所需要的尺寸和標準,數量上只有我們所需要的1/10也不到,根本無法滿足我們的需求。這麼好的高地竹品種在這裡的竹林裡盡生長成直徑在30毫米左右的竹子。高地竹在科學管理的環境下竹子可以生長到直徑100毫米和長度20米。
經過INBAR人員指導后的竹林地

經過INBAR指導后的竹林地

基索羅(Kisoro)西南部的農戶竹林地都在 Mgahinga Gorilla National Park 的西部山區,與剛果金交界的邊境地帶(行走5分鐘就可以達到剛果金內陸),因為草原的濕地較多汽車無法駛入,我們步行去農戶竹林那裡需要半個小時的路程,這裡山上到處都是火山石和火山灰,這麼好的資源他們就不會利用,火山石是一種裝飾石材,它透氣性強、質感好,火山灰天然肥沃,質地鬆軟,而且都是一種生態環保的天然材料和原料。
我們考察完 Mgahinga Gorilla National Park 地區的竹林后,又馬不停蹄的驅車去了基索羅(Kisoro)東部的另一個地方Echuya Central Forest Reserve,屬於烏干達政府的國家森林保護區,那裡的竹林面積比較大,山上高處有大面積的高原松樹林,這片松樹林樹徑粗大而挺拔,雲霧裊繞非常漂亮。
在這裡還保持著原始的木材拉鋸,通過山上砍伐下來的樹木,直接在山上搭建個平台,用原始拉鋸將一根根樹木慢慢的鋸成所需要的尺寸大小木料,對沒有裝卸機械和山上的運輸設備的他們,這樣的成本也低了很多。再說烏干達的人工工資相當於中國90年代末的工資,我們經過走訪和調查,市場上的機械設備價格高的離譜,二手貨的價格與新的相差無幾。
保護區的管理員帶領我們在山上走了走,這片竹林的竹子根本就沒有經過科學的管理,有大大小小的高地竹,竹子生長的參差不齊,竹林裡面是七倒八歪、雜草叢生感到非常心寒。管理員介紹說竹林竹子從沒有過管理,竹子是自生自滅,也從來沒有砍伐過竹子,也不知道如何去管理竹子,再說保護區規定禁止任何人竹子砍伐,竹林中的竹筍葉是零星可見。
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參差不齊的竹林

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參差不齊的竹林

保護區有一間簡陋的管理房,外部是用泥土粉刷的,內部的框架結構是木和竹組合的,由於年久失修在部分泥土已經剝落,在剝落的地方我記錄了它的內部結構,內部的吊頂是竹片的簡單編織,沒有看到蟲蛀和霉變等現象,當地的泥土粘性很好,我用當地泥土和這裡的植物劑進行合理的配比,經過攪拌,在墻上做了粉刷試驗,它有非常好的粘合性和墻面咬合力,這也解決了我在墻體結構和墻體面層問題。

Echuya Central Forest Reserve 這片竹林面積的竹子在直徑也好、數量也好基本達到我設計的基本要求和標準,遺憾的是他們依然不能砍伐或交易,從好的方面看,我們了解了這裡的竹子數量和竹子直徑大小的基本情況。烏干達的高地竹對我來說是建造竹結構建築比較理想的原竹材料。
作者:曾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