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 际 竹 藤 组 织

国 际 竹 藤 组 织

蓝厅话竹 | 源远流长的民族竹文化之羌族和门巴族

新闻

蓝厅话竹 | 源远流长的民族竹文化之羌族和门巴族

竹与羌族

“羌笛何须怨杨柳”“更吹羌笛关山月”,王之涣的《凉州词》和王昌龄《从军行七首》家喻户晓,也足见羌笛在中国音乐和文化史上的地位和影响。

△ 羌笛

首先,羌笛为羌族特有。羌人称之“切勒”,双管双簧,自由簧气鸣乐器。后汉马融在《长笛赋》记载:“近世双笛从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羌笛是羌族文化最突出的代表,人们在喜庆丰收、过年过节或劳动之余总要吹起羌笛,小伙子也总用羌笛向姑娘表达爱情。

其次,羌笛为竹质乐器。古代羌笛用鹰翅骨制成,经历了漫长的演变过程,按音孔由三孔、四孔、五孔至现在的六孔,所用材料最后固定为竹制。东汉《说文解字》记载:“羌笛三孔”,《长笛赋》还说“截竹吹之声相似”“故本四孔加以一”,宋《乐书》也有“羌笛五孔。”

第三,羌笛的意象丰富。羌笛音色高亢而略有悲凉感,给人以虚幻迷离、动人心魄的感觉。羌人用它抒发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边塞守军则用它倾吐思乡之情、回家之切。渐渐地,羌笛与边塞、离别、思乡相互融合,成了暗含着思乡情结的语符,衍生出了别离的情思。根据《全唐诗》所作的不完全统计,诗歌中羌笛出现的次数就高达65次。

羌族的喝“咂酒”也颇为独特。酒以青稞、大麦、玉米酿成,封于坛中,饮时启封,注人开水,插上竹管,众人轮流吸吮,因而称之为喝“咂酒”。边饮边加清水,直至味淡。平辈们在一起饮“咂酒”,可以每人插一长竹管于坛中,同时饮用。

竹与门巴族

门巴族素以编织制作竹器、藤器而著称,竹方盒、竹斗笠、藤背篓、竹筐等制品坚固耐用且工艺精美。鱼尾葵,当地人称乌木,既可入药、制作碗筷、还与佛教有关,为门巴族的宝物。有趣的是鱼尾葵似竹非竹,说是竹却又长得又高又大,说是树却又长着竹节。

△ 门巴族妇女编织竹筐

当然,最值得一提的是门巴族里令(双音竹笛) 、塔阿让布龙(横吹五孔笛) 、森萨让布龙(竖吹五孔笛) 、基斯岗(竹口琴) 和拉额(神鼓)等门巴族传统乐器。里令又叫双音竹笛或双管竹笛,音量较小,音色明亮。里令长约34厘米,管体用两支竹龄较老、粗细相同的无节小竹合并而成,用丝线固定双管,管上留有一排小孔。塔阿让布龙是一种五孔笛,单管横吹,声音浑厚圆润。塔阿让布龙用塔巴竹制成,长约45厘米,直径约2.5厘米。拉额,鼓框用数块竹片拼合而成,再由竹编和藤编包裹,呈环凸状,鼓面蒙山羊皮。